×

马航MH370失联3000多天,那些拒绝252万赔款的家属,如今怎样了?

admin admin 发表于2023-03-26 17:31:00 浏览184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读此文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红色的“关注”按钮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!


2014年3月8日,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,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。然而,对于乘坐马航MH370航班的227名乘客的家属们而言,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。

好好的飞机,飞着飞着就失去了信号,找了九年多,仍然不能确认飞机和上面的乘客到底去哪儿了。

经过协商之后,马航公司决定凡是愿意和解的家属,将会获得252万元的赔偿。中国大陆152名遇难乘客的家属中,有的选择了妥协,有的则选择了拒绝。

他们坚信,飞机上的亲人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,一定会回来……

2014年3月8日,北京时间0点41分,MH370航班准时从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,准备前往北京。

飞机上的乘客中,中国乘客数量占了一大半,为154人。

然而,当飞机来到吉隆坡航空管制区与越南胡志明市航空管制区交界处时,突然而然的“失踪”了。

在飞机失去联系之前,马来西亚方面的塔台像往常一样跟MH370宣布:“已把你们交接给胡志明市管辖区。”航班当时也没有异常的回答了:“好的,收到。”

但就是这么神奇,通话过后不久,马方的雷达就扫描不到飞机的编号信息,只能确认天上有物体再飞。

过了几分钟,这唯一的信号也消失了。

马航失联的消息传开后,迅速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,有人猜测飞机应该是被歹徒劫持,有人怀疑飞机可能是在空中解体,也有人怀疑飞机出了意外掉入了大海之中。一时之间,阴谋论层出不穷。

然而,对于马航MH370上的乘客家属们而言,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,他们只想知道,飞机上的亲人们,还好吗?

虽然现在这种情况,飞机失事的可能性极大。但家属们仍然抱有希望。有人在飞机失联后曾给亲人打电话,当时电话已经接通了,但没有人回应。还有人称收到了陌生号码,但还没接就挂断了。

只要有一丝希望,他们就不愿意放弃。

马航MH370失联一年之后,马航方面提出了赔偿标准,可以赔偿252万元人民币,这数额已经远远超过了1999年《蒙特利尔公约》规定的数额。但与此同时,他们要求遇难者家属放弃追究责任。

39位家属选择接受现状和马航和解,拿252万赔偿金。

另有一些家属却拒绝了赔偿要求,时间这一“缓解伤痛的良方”并没有起到效果,他们坚定的相信。自己的亲人还活着。

时至今日,文万成、李继平夫妇仍然抱有希望,他们的儿子文永胜很可能还活在世上。

2014年3月8日得知孩子出事的消息后,李继平直接瘫倒在了地上,怔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老伴文万成则要坚强的多,虽然心里同样很悲痛,但一直在给她加油打气:“飞机只是失踪了,没说一定是出意外了。”

老伴的话给了李继平莫大的信心,是啊,7日晚上自己睡觉睡的很踏实,母子连心,如果孩子真要出事,自己怎么可能一点感应没有呢?

也正是这个信念的支撑,老两口才没有真的垮掉。

他们去北京等消息时,有关部门还专门贴心的配了心理专家。对于政府的好意,李继平很感激,对专家说道:“你放心,我是去找我儿子的,儿子没接回来,我肯定不会有事儿。”

他们等了很久,却没有等到一点好消息。电视上的专家们在煞有其事的分析这,分析那,却没有一点文万成和李继平想听到的消息。

在家人们眼里,文万成就像是一位斗志昂扬的斗士,哪怕马来西亚方面公开宣布飞机掉到了印度洋里面,也没有意志消沉。不停的在北京和济南往返,在现场和有关方面进行谈判时,别的家属在那里吵来吵去,他则秘密的拍摄录像来取证。这是最原始的证据,造不了假。

有记者直言不讳的问文万成,如果最终有证据证明您孩子不在了,你会不会崩溃。文万成都没有怎么思考,就直接了当的回答:

“这有什么好崩溃的,现在还没有证据我儿子遇害了。既然没有证据,我干嘛自己吓唬自己?”

不过,文万成有时候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。

2015年,他组织了近20名家属区马来西亚抗议,寻求与马国交通部长见一面,结果被拒绝了。

在马来西亚的海岸,年过六旬的文万成望着茫茫的大海,他控制不住的对着大海大声哭喊:

“儿子,一定要找到你!”

哭完之后,文万成擦干眼泪,再次投入了不屈的“战斗”中。他认为,哭不会起到任何作用,还不如多做些事情。

这些年来,文万成夫妇的生活并没有产生多么巨大的变化,所有的痛苦都深深的压抑在了心里。

文万成当上了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,经历过这么大的痛苦,他在调节家庭矛盾方面有自己的心得,很多事情都能找到好的解决方法。

李继平抽烟的频率越来越多,不抽烟总觉得心里难受。

孙辈们原先还经常问爸爸去哪儿了,现在懂事了很多,以为爸爸去了国外,经常问爷爷奶奶会勾起他们的思念情绪。

文万成说,他们现在只想着一边看着孙子孙女慢慢长大,一边“慢慢的等俺儿回来。”

林小兰只有一个儿子林安南,失联时27岁,在马来西亚留学,再过三个月就将毕业。当时打算回国办理实习方面的事,谁曾想……

林小兰不相信儿子死了,坚信MH370可能是被绑匪劫持,绑到了世界上某一偏僻角落。

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,是因为事发后那两个月间,她家里经常有国外的电话打进来,甚至还有吉隆坡的电话。

奇怪的是,电话接通之后对面却没有说一句话,沉默两分钟就会主动挂断,留下一连串的忙音。

与此同时,一名失联乘客的手机还产生了9毛钱的话费。试问如果飞机真的出事了,那这9毛钱的话费又是从哪里产生的呢?

不过,虽然心里坚信儿子还活着,但这件事情还是给林小兰造成了莫大的刺激,原先在省计生委的工作坚持不下去,只好选择了提前退休。

当马来西亚方面提出赔偿252万,家属放弃对一切责任的追究时,一些家属看开了,或者是因为家庭条件太过困难,最终选择了妥协。

家属们有个专门的群,对于这种意志“不坚定”的家属,其他家属很是看不惯。林小兰也是其中之一,她觉得事情的真相都没有搞清楚,怎么能够免责和解呢?如果为了252万就放弃追究事故的真相,就相当于在拿亲人的命来换钱。

这种事情,他说什么都不愿意。

栗二友是个河北邯郸农民,相较于国内绝大多数农民而言,他显得十分的特殊,自费去过东南亚、非洲、欧洲的多个国家,而且没事就会往北京跑。

然而如果可以的话,他宁愿继续当一个守着一亩三分地的农民。

2014年,栗二友的儿子栗延林结束了从马来西亚的出差,坐飞机回国。当时他在父亲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女孩,两人处的不错,女孩还专门去北京接机。

谁曾想,儿子没等来,却等来了飞机失踪的消息。

栗二友说什么都不肯相信,一架飞机,那么多人,说没就没了,是个人都不信这么荒唐的事情。

在河北省内转悠了50多年的栗二友,为了儿子的事情一趟又一趟的前往北京,只为了得到一个可能永远不会有的答案。

马来西亚说飞机失事了,栗二友不相信。他在自家客厅里面立了一块计时牌,每过一天就更改一回数字。

如果他要是外出,就由家人来执行者一操作。

后来马航出了一份800多页的报告,郑重其事的交给了栗二友。这是全英语的报告,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他想要看懂无疑十分困难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栗二友硬逼着自己学电脑,然后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上去,硬是把这份报告给翻译了出来。

随着一天天过去,栗二友觉得光傻等着是等不到儿子回来的,他决定亲自出去寻找。

哪怕自身经济状况并不富裕,栗二友还是自费去东南亚,去欧洲、去非洲。飞机可能在哪里,他就去哪里。

来回的机票是一大笔钱,栗二友一般都是能省则省。在马达加斯加的丛林里面,他曾连续好几天摘野果子吃,困了就席地而睡。虽然可能遇到危险,但一想到儿子可能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,他就感觉充满了动力。

对于那二百多万的赔偿,栗二友完全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拒绝:“我要是要了这钱,我儿子不就没了吗?”

李秀芝在事发时64岁,女儿李洁是一名有着英国留学经历的高材生,毕业后成为了一名翻译。

李秀芝的老伴走得早,本来想着以后就靠女儿来养老了,谁曾想,刚刚27岁的她竟然遭遇了如此大的变故。

说好的回来就结婚,李秀芝连她的嫁妆都准备好了,人却没了。

身为医生的李秀芝原先生活十分规律,女儿出事之后却患上了抑郁症,生活作息越发混乱,基本上想起来就吃一口饭,想不起来就什么都不吃。和其他家属一样,她的心里也有着一丝的希望:“万一呢?万一飞机是被人劫持了呢?”

然而,等待的结果,却是马航宣布停止调查。

冷冰冰的四个字,却是相当于掐死了李秀芝的所有希望,实在无法接受这件事的她,直接当场晕了过去。

曾经,李秀芝的手里经常举着一张纸条:“妈妈永远等你,永不放弃。”

现在,官方停止了调查,她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,能做什么呢?答案是拒绝马航方面提出的252万赔偿。

如果要了这些钱,那所有的等待,也就失去了意义。她愤怒的质问:“为什么没人担责?”

2014年3月8日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9年,三万三千多天。如果从理性角度来讲,哪怕马航MH370当年真的只是被歹徒劫机,到今天乘客们幸存的可能也极低。

然而,哪怕希望极低,他们也没有后悔。

去年MU5735航班坠机时,一位MH370遇难者家属还专门给这架飞机的遇难者家属们写了封信,说:

“不要一个人等待,和家人在一起。坐在一起不一定要说话,该哭的时候抱着哭泣,累了就静静坐在一起,饿了就相互鼓励着吃饭。身边的人只需要倾听。

因为MH370事件的特殊性,八年了,我还不知道如何从一个拥有亲人的常态过渡到另一个新常态,我对我的母亲不做任何假设,我不确认她还活着,也不承认她已经离开,每个家庭如何走出生活的困境,最终可能还是需要时间去解决。”

不要252万,不是说不缺钱,而是因为要了钱,亲人就真的回不来了。